<optgroup id="spird"><em id="spird"><del id="spird"></del></em></optgroup>
  1. <legend id="spird"></legend>
    
    

    教育扶貧:阻斷貧困代際傳遞

    發布日期:2019-08-20 09:48 信息來源:甘肅省教育廳網站 字號:[ ]

      

      碌曲縣各中小學校校舍整潔,設施齊全,城鄉教育均衡發展。近年來,碌曲縣緊盯“精準扶貧建檔立卡貧困戶義務教育階段適齡兒童零輟學、九年義務教育鞏固率達到95%”的剛性指標,堅持以控輟保學為抓手,多措并舉、補齊教育短板,切實提升教育扶貧成效和質量。(資料圖)新甘肅·甘肅日報記者 張子恒

      

      天水麥積區金太陽幼兒園的孩子們表演節目。我省充分發揮教育在精準扶貧中的基礎性和先導性作用,實施教育扶貧結對幫扶行動,在縣域內實施城區優質幼兒園對口幫扶鄉鎮中心幼兒園。新甘肅·甘肅日報通訊員 竇耀輝

      

      臨夏市折橋鎮茍家村明德小學的孩子們在上電腦課。臨夏市九年義務教育鞏固率達到99.2%,高中階段毛入學率達到93.1%,城鄉孩子全部實現從幼兒園到高中階段全免費教育。(資料圖)新甘肅·甘肅日報記者 呂亞龍

      在我省脫貧攻堅的道路上,教育工作全面發力:我省在全國率先建成教育精準扶貧大數據平臺,率先出臺鄉村教師支持計劃。同時,我省還大力改善貧困地區辦學條件,加大貧困地區學生資助力度,實現義務教育建檔立卡貧困家庭適齡兒童無一人因貧失學的目標……

      教育扶貧,正在成為一股無形的強大力量,把脫貧攻堅的“活水”澆在扶貧的“根”上,阻斷著貧困在我省的代際傳遞。

      控輟保學守“底線”

      2018年,東鄉縣歷史上首例“官告民”訴訟公開審理。該縣龍泉鎮拱北灣村小學9年級學生小明(化名)輟學在家,龍泉鎮政府工作人員和學校老師與其父母反復溝通無效后,將其父親告上了法庭。

      經過現場調解,原被告雙方就學生返校時限等達成協議,法庭當場下達調解書,小明隨后回到了闊別已久的校園。

      這是當地控輟保學的積極探索,也是推動教育扶貧的一次成功的司法實踐,同時也體現了我省在貧困地區控輟保學的決心。

      教育扶貧,控輟保學是基礎,貧困地區的控輟保學尤為關鍵。在教育助推精準扶貧、精準脫貧過程中,我省緊盯“建檔立卡貧困家庭義務教育階段適齡兒童少年無因貧失學輟學”這一條底線,大力推進控輟保學工作。

      針對甘南州、臨夏州等輟學情況比較嚴重的地區,我省啟動省、市、縣、鄉、村五級聯動機制,以縣為主,由教育、公安、扶貧等部門對學生的學籍信息、戶籍信息、建檔立卡貧困戶信息進行比對,逐一核查貧困家庭學生就學狀態,義務教育階段學生輟學現象得到有效控制。

      目前,我省已經實現了全部建檔立卡貧困家庭適齡兒童少年均接受義務教育(因病休學和因殘疾、智障而不能上學、休學或輟學的除外),無人因貧失學輟學;全省九年義務教育鞏固率從2012年的84.9%提高到2018年的96%。

      為了讓貧困家庭學生不因貧困而失學,我省基本建立了從學前教育到高等教育的全學段、全過程、全覆蓋資助體系。

      義務教育提質量

      定西市安定區內官營中心學校是一所農村學校,附近村的1000余名學生都在這里上學。這所農村學校的5層新教學樓很氣派,學校里電腦室、多媒體教學設備、課桌、飲水器等設施都按照標準化學校的要求配置。這一切得益于“全面改薄”項目,1270萬元的“改薄”資金讓這所學校面貌煥然一新。

      近年來,我省通過“全面改薄”等一系列項目,著力改善貧困地區義務教育學校的辦學條件。

      我省自2014年開始實施“全面改薄”工程,目前已提前完成教育部“過九成”的目標任務,項目惠及12146所薄弱學校的260萬名學生。同時,我省利用中央支持甘肅“兩州一縣”資金8億元,在民族地區新建、改擴建農村寄宿制學校62所。

      2019年,我省繼續實施“深度貧困縣農村邊遠地區溫暖工程”“深度貧困縣農村中小學教師周轉宿舍建設項目”兩個為民辦實事項目。這兩個項目是去年工作的延續,兩個項目的實施,解決了農村邊遠地區中小學100萬平方米校舍的采暖問題,并在23個深度貧困縣建設教師周轉宿舍1500套,解決了3000名農村中小學教師住宿問題。

      去年,我省還通過“省級同享大城市優質教育資源信息化示范項目”,為全省23個深度貧困縣建設了200套專遞課堂,依托甘肅省蘭州實驗小學,建設8個多媒體錄播教室,將1-6年級音樂美術課堂傳至全省。

      目前,數字教育資源覆蓋全省所有邊遠農村教學點,“同步課堂”“異地課堂”讓貧困地區學生享受到更多優質資源,助推義務教育均衡發展。

      學前教育補“短板”

      張欣是會寧縣的建檔立卡貧困戶,他在城里打工,女兒在會寧縣第四幼兒園上學。來到縣城時,張欣還為女兒的入園問題犯過愁,“沒想到孩子能上公辦園,而且我們作為建檔立卡貧困戶,每年還能免除2000元的保教費,減輕了很大的負擔。”

      從2015年起,我省對省內學籍的在園幼兒按每生每年1000元的標準免除(補助)保教費,對58個貧困縣建檔立卡貧困戶家庭在園幼兒每人每年再補助1000元。免補保教費讓貧困家庭的孩子更加順利地接受學前教育。

      免補保教費只是我省推進學前教育發展的諸多政策之一。為了讓貧困地區幼兒能夠就近入園,我省從農村幼兒園建設、補充師資、經費保障、政策保障等方面入手,推進農村學前教育有序發展。

      2011年,全省僅有幼兒園2457所,在園幼兒43.21萬人,學前三年毛入園率僅為42%。從2011年起,我省在擴大學前教育資源上下大功夫,農村幼兒園成為發展重點。

      近年來,我省持續投入學前教育專項資金25.39億元,在58個集中連片貧困縣、17個插花型貧困縣共新建、改擴建4821所行政村幼兒園。

      目前,全省實現了鄉鎮中心幼兒園、58個集中連片貧困縣1500人以上行政村,以及省定23個深度貧困縣、17個插花型貧困縣、革命老區、民族地區有需求的行政村幼兒園全覆蓋的目標。構建起了符合貧困地區實際的縣、鄉、村三級學前教育體系,較好地解決了貧困地區幼兒“無園可入”的難題。讓適齡幼兒走入幼兒園,很大程度上解放了貧困家庭的勞動力。

      同時,我省大力加強幼兒教師和保育人員隊伍建設,通過特崗計劃、公建民營、政府購買服務等渠道補充學前教育師資8291人;通過三區支教、大學生支教補充學前教育師資6335人;通過國培計劃、省培計劃、基金會項目培訓幼兒園園長1900人次、教師2.2萬人次。

      目前,全省在園幼兒達到92萬人,幼兒園教職工6.29萬人(其中專任教師4.4萬人),師生比達到1∶14.6。與2016年底統計數據對比顯示,截至2018年底,全省在園幼兒增加3.37%,在園教職工增加11.33%。

      教師隊伍提素質

      “走進西北師大二附中的課堂,特色課程和新教育理念讓我們耳目一新。”在西北師大二附中的對口幫扶下,禮縣雷壩鎮初級中學教師蘇艷花、蒲越等6人走進城市學校的課堂學習充電。各級各類培訓項目,是我省送給貧困地區教師的“大禮包”。

      近年來,我省全面實施“國培”“省培”教師培訓項目,積極引進基金會等公益組織教師培訓項目,打出鄉村教師培訓“組合拳”。通過“鄉村教師走出來、名優教師走下去、網絡空間聯起來”的方式,構建和完善教師培訓長效機制。2017年以來,我省已完成對貧困地區所有鄉村教師第一輪全員培訓。

      在培訓“充電”的同時,我省多渠道保障鄉村教師待遇提升,結合實際需要擴大鄉村教師生活補助發放范圍,全省近17萬鄉村教師受益,人均月補助標準達到400元以上。部分縣區最偏遠、條件最艱苦的鄉村學校教師月補助標準超過1000元。

      針對全省鄉村學校布局分散、教師結構性矛盾突出的現實,我省通過實施國家“特崗計劃”“民生實事”等項目,累計為全省農村中小學、幼兒園補充教師3.7萬名,有效緩解了農村中小學教師緊缺問題,增強了鄉村教師隊伍的整體活力。

      高校扶“智”兼扶“志”

      在甘肅農業大學,有一份長長的“專家院”名單。這些專家院可不是設在大學里的研究機構,而是建在農村的助推脫貧攻堅的機構。

      有設在舟曲的“中藥材專家院”、有設在環縣的“黑山羊高效生產專家院”、有設在靜寧的“現代蘋果栽培技術專家院”,該校的25個專家院緊貼各地的特色產業設立。

      專家院成立之前,靜寧、秦安兩縣的蘋果腐爛病發病率很高,不僅對果樹造成傷害,也影響了果農收入。隨著“靜寧現代蘋果產業技術專家院”和“秦安特色林果業專家院”的相繼成立,甘肅農業大學教師研究的防治蘋果腐爛病的“植皮術”廣泛推廣。

      據該校科學技術發展研究院常務副院長莫琪江介紹,“相對于以前關注特色產業,我們現在更加關注全產業鏈幫扶。”在岷縣新成立的“特色農業產業應用技術專家院”中,甘肅農業大學集合了種植、草畜、養殖等特色專業相關的專家,做到了馬鈴薯、中草藥等產業鏈的全覆蓋。

      無獨有偶,以師范教育見長的西北師范大學也正在用扶“智”扶“志”的方式,助推脫貧攻堅。

      近年來,西北師大通過選派優秀大學生頂崗支教,置換對口幫扶縣教師來蘭培訓,選派優秀骨干教師定期赴貧困村鎮開展專題講座、公開示范課、現場培訓等,提升貧困地區整體的教育教學水平。

      全省高校都在按照“一校一縣”的任務分工,發揮高校優勢開展綜合幫扶,精準幫扶貧困縣脫貧攻堅。我省還依托高校建立了西北師范大學精準扶貧與區域發展研究中心、蘭州交通大學農村治理與扶貧開發研究中心、蘭州大學社區發展與反貧困研究團隊等5個智庫,對全省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工作開展深入研究,提供有效智力支撐。

      在高考招生中,我省通過實施“貧困地區本科專項計劃”“地方農村專項計劃”“國家免費本科醫學定向招生計劃”等各類專項計劃,增加貧困地區學生上大學的機會。

      在高職(專科)專項招生中,我省優先將建檔立卡貧困家庭學生錄取到社會需求高、就業形勢好、發展勢頭強的學科和專業,確保畢業后實現首次穩定就業,助推貧困家庭早日脫貧致富。今年,我省各高職院校計劃擴招1.1萬名,擴招對象為具有高中階段學歷或同等學力(初中畢業滿三年以上)的退役軍人、下崗職工、農民工、新型職業農民等,他們進入高職院校接受職業教育,畢業后將為我省脫貧攻堅增添強大的動力。

      讓貧困地區青少年共享優質的教育資源,讓知識和技術改變貧困家庭的命運。教育扶貧,正在成為強大的推動力,扶“志”扶“智”,拔除窮根,助力夢想,點亮了貧困戶希望,助推了我省貧困地區脫貧攻堅之戰。

      記者手記:在脫貧攻堅路上,教育扶貧是一支重要力量。讓貧困地區學生享受優質教育資源、為貧困地區畢業生提供更多升學機會、為貧困地區勞動力提供各類培訓……教育扶貧像是一股強大的推動力,助推著貧困地區脫貧的步伐。

      教育扶貧,是一個激發內生動力的過程。孩子擁有良好的教育,家長才能全力脫貧奔小康;家里培養出一個大學生,全家脫貧就有了希望;農民掌握了一份實用技能,脫貧才有了抓手。教育扶貧,是將水澆在扶貧的根上,用知識的力量喚起脫貧的信心,用知識的力量改變貧困現狀,從而阻斷貧困的代際傳遞。

      (信息來源:甘肅日報 李欣瑤)

    打印 關閉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97超碰资源吧